到底是大一统重要呢,还是民主和社会的发展重要呢。

中国如果向民主转型成功,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民族问题,很可能造成领土的分裂,民族的独立。首当其冲的就是新疆,西藏和内蒙古,甚至东三省,云南,广西,宁夏。而我们汉人就只剩下相当汉朝时的领土。所以现在某些人倡导民主后的中国实行联邦制加民族自治。但很多人认为他们不会愿意与汉族联邦。

现在有一学说,就是单一汉族国家,理论上能更好的实施民主和促进社会进步,因为汉人从古时就象征着文明,而长城就是抵御北方蛮夷的防线。为什么说单一汉族的国家能更好的发展,可续汉唐宋明的文明,建设新一代的文明代表——民主呢?因为我们要放下中国这个枷锁,要让中国这一臃肿的历史产物退场。中国已经是某集团的中国,熟不知国不知有民,而民不知有国,国家若不能维护本小民的利益,兴无所益,亡不足惜。既然大一统不能带给我们代表现代文明的民主,不能带给我们言论自由,不能带给我们福利,我们要它作什么啊?

很多人认为纯正的民族文化才能更好更有效率的发展和进步,反观现政府的民族政策,尾大不掉的,让占全国大部分人口的汉族怄气的民族政策。其他民族也难以接受汉文化,而当共产主义破产时,人们失去了自我,无信仰,无传统文化观念,导致社会道德沦丧。而建立单一汉族国家就能很好的推广我们的汉文化和传统道德标准,从而使整个汉族社会更充满活力回复文明道德。有些同意单一汉族国家的人认为民主后的中国要不择手段的同化其他民族,注意是不择手段,使领土保持完整,理由是,舍不得这些领土,而且还是祖先留下的,而如果我们抛弃这些领土会被后人批评。我的意见是我们的祖先是汉族,不是中国。而我所主张的就是汉人独立!汉人从中国这个圈子里退出,成为一个单一汉族的国家。因为我不同意为了汉族而有更大的生存空间而用类似血洗和强制同化其他民族的手段来保持领土完整,这样也会被后人唾骂的。所以我们汉族人要首先跳出来,首先独立!建立文明国度!

毛说:「中国之大,太没有基础,太没有下层的组织。在沙渚上建筑层楼,不待建成,便要倾倒了。中国二十四朝,算是二十四个建在沙渚上的楼,个个要倾倒,就是因为个个没基础。四千年的中国只是一个空架子,多少政治家的经营,多少学者的论究,都只在一个空架子上面描写……因此我们这四千年文明古国,简直等於没有国。……中国人生息了四千多年,不知干甚麽去了?一点没有组织,一个有组织的社会看不见,一块有组织的地方看不见。中国这块土地内,有中国人和没中国人有甚麽多大的区别?在人类中要中国人,和不要中国人,又有甚麽大不了的关系?推究原因,吃亏就在这『中国』二字,就在这中国的统一。现在唯一救济的方法,就在解散中国,反对统一。」

毛不但根本否定了被某些爱国者视为安身立命之本的大一统,还进一步挖到了这些爱国者的根子上:「中国人没有科学脑筋,不知分析与概括的关系。有小的细胞才有大的有机体,有分子的各个才有团体。中国人多有一种拿大帽子戴的虚荣心,遇事只张望着前头,望着笼统的地方。大帽子戴上头了,他的心便好过了。」中国解散以後怎麽办呢?毛的主张是「各省自决自治。」湖南和广东这样的省要乾脆彻底自治,具有独立国家的性质。而湖北江苏这样的省可以实现半自治,虽然不十分痛快,「然为适应环境,采这种方法,也是好的。」毛还说,妨碍各省自治的并不是各省的督军,而是人们期望统一的心理。

毛还在湖南《大公报》上发表《为湖南自治敬告长沙叁十万市民》的文章,大声疾呼「湖南自治是现在唯一重大的事,是关系湖南人死生荣辱的事。我劝湖南人,我劝我叁千万亲爱的同胞,爹妈死了,且慢去埋,大家来将这自治的海堤筑好再说。」他号召长沙市民仿效欧洲中世纪的自由都市,展开争取自由和自治的斗争,「从专ZHI家手里争得『自由民』的地位」。

毛XX的有关文章见《毛XX早期文稿》,湖南出版社,一九九零年版

国家是什么?古人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今人说:国家是统治阶级对被统治阶级的压迫工具。因此,国家不过是政权和统治者的代名词。一国还是三国还是十国,不过就是多几个政权、多几个统治者而已。而维护文明、抵抗蛮化才是匹夫的责任。一个蛮化的国家,即使领土大如蒙元、满清,那也改变不了人民倒退成奴隶的事实。
"天下可分可合,但是文明不能倒退",这才是我们的祖先反复强调的。

罗马帝国曾经横跨三洲,现在的意大利人活得也很幸福。失去日不落帝国的荣耀,不列颠依然领先世界。以为俄国人民因为国家分裂而陷入深渊,那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各加盟共和国人民的生活水平都比联盟时期有了巨大提高,包括俄罗斯在内。整天念念不忘大版图的俄国人,那不过都是些政客和一小撮人,问问他们愿意回到联盟时期么?问问俄国人,专制的苏联和现在的俄国,他们选哪个?至于其他原加盟共和国的几千万民众,我想这个问题没必要问了。

古人尚且知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道理,今人却满脑子不惜死光光也要维护大一统的思想。古人对于国的概念并不重视,春秋、三国、十国、南北朝不是他们的心痛。真正令他们感到责任的是天下兴亡,并非国家兴亡。也就是要维护文明、维护文化、拒绝野蛮。今人却满脑子宁可落后也要维护大一统。落后而大一统并不能使国家免受欺凌、紧跟文明步伐才能正道,才能真正屹立于世界。

这前三段我都是引用某网友的话.

中国不是恒古到今就存在的,它只是个大一统的历史产物,而汉族国家却是曾经生存过,从秦汉隋唐宋明,断断续续已经经历了上千年!现在中国已经不能给我们什么了,它没有给我们的,我们汉族人自己动手去建立和创造,我们汉族人要回到那个文明的国度,而不要呆在这个被人嬉称为后清的中国,这个野蛮的国度。既然西藏,新疆不愿意和我们汉族呆在同一国度,我们何必强求!我们有我们汉族人的生活,我们有我们所追求的理想和文明,我们要复兴汉文化的文明社会,我们要利用汉文化的文明标准来重建社会道德和个人道德,希望全汉族人民共创未来。
創作者介紹

民主建国

wei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5555
  • 一条疯狗!!!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